四輪之外


「縱使五成機會但只能心想成功」,KYMCO金庫資本總經理丁學文直球破盲點!  

撰文:蔡至兼 Chien

21世紀崛起的「獨角獸」,才經過幾年的時間就成為市場中的「毒角獸」,而對KYMCO金庫資本總經理/管理合夥人、也是言辭犀利拳拳到肉的丁學文來說,這個資本主義下的變種似乎是一個騙局,要如何突破盲點精準投資,他可是有相當獨到的見解。

「獨角獸算是變種的擊鼓傳花,最早所謂的騙子都是很Low,利用朋友圈直銷吸金,台灣最有名的就是龍源、宏祥,因為2008、2009年金融風暴QE全世界央行降息,剛好出現個中國,溫家寶搞出個兩創,對初創企業都往中國走,A輪、B輪、C輪一輪比一輪高,以前看到的IPO都是很棒的公司,必須經過審核,嚴格來說算是優等生,但到了中國卻完全走了樣,就是能騙到外資讓估值往上走就行。」丁學文表示,此外他也說:「因此我向柯董建議絕對要紮紮實實,金庫資本在中國十年,最驕傲的就是一家互聯網都沒有投資,你知道要抵禦誘惑那可是多大的困難,2016年之前互聯網最火紅,就有人問我為什麼不投入,但我認為除非不上市,因為一旦上市就必須要秀出財務報表,好壞攤在陽光下。」

2016年QE縮因為募不到資,可是估值搞到太高,2018年起金庫資本將重心轉回台灣,主要是看到中國的危機,「講難聽點GOGORO說他八億美元,有本事再募十億美元,但只募六億,先前投資人肯定罵翻,水退了QE退了醜態盡出,我已經幫GOGORO算過帳了,電池都是兩顆,包含換電站單月成本五萬元,平均資費抓600元計算,回本80個月也就是七年,但電池壽命大概三年,這樣要如何回本?這還沒有算到車輛本身成本,說要轉型做能源,能源就是特許行業,但身為國營企業的中油怎麼可能允許,能源與消費目標仍是自家人,這就是所謂的擊鼓傳花,這也就是個騙局,唯一的方式就是政府繼續給錢,但台灣很危險,中國說倒就倒,因為台灣政府和企業是顧面子,到頭來還是拿納稅人的錢補缺口。」丁學文說。

對於GOGORO的前景,丁學文有其擔心之處:「目前GOGORO有20萬輛車在路上跑,口碑也不錯,就像剛剛算過該公司的帳,我最怕萬一哪天不玩了,那1,500個換電站就當掉,沒了電池20萬輛車就變成社會問題,政府也無從經營起,那才是最大的問題。」

他再分析:「人在什麼時間會去借高利貸?就是窮途末路的時候才會這樣幹,以TESLA為例,這兩年股價卻開始往下走,主要原因就在於高層陸續出走,因此做任何事情不能逆勢而為,其實GOGORO一開始的規劃是很好的,政府政策支持、可以整合傳統車廠、並順利上市與募資,應該是有成功的機會,但現實中卻有不少阻礙,因此也很難達成,壓力也肯定不少。所以我猜測當前面臨內憂外患。」

不過他也憂心下一代的未來,「過去台灣是靠傳統產業撐起整體經濟,並以代工奠定基礎,但現在台灣所有人都在吃老本、毀老本,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,而早期台商在中國都是蓋工廠,但我卻認為必須培養人才,因此與柯董商量後決定先從當地尋找北大、清大、交大的年輕人,也讓下一代儲備人才的資質也完全不一樣,所以包含金庫資本台北辦公室是設在台北而不是高雄,人才是看未來不是過去。所以金庫資本當時是第一個幫KYMCO與其他37個投資者在中國找失敗的原因,以及轉型的方向和培養人才。」

縱使和KYMCO董事長柯勝峯為研究所同學,丁學文卻從來不知道柯勝峯的背景,只知道他家開公司是高雄人,甚至還一度猜測就是三洋維士比(笑),雖然兩人熟識多年但畢業後沒並有聯絡,2005年柯董因常州的事業常至上海辦公室借網路,但因緣際會下因浙江省的一通電話,才有日後的KYMCO金庫資金的發展。「但我和柯董都認為雖然只有五成的把握,心裡頭卻必須要想著成功才會成功,因此金庫資本的一切都賭在中國。」在中國一切照規矩來的金庫資本,經過十年臥薪嘗膽後站穩腳步,深諳中國市場且敢言直球的丁學文,對這個全球最大市場有著相當深刻哦見解,甚至不會懼怕中國來騙,畢竟15年來他已摸透了遊戲規則。

在中美貿易戰之下,印度、東南亞可能會實施保護主義,他認為「金庫資本有著相當特別的背景,因為這是唯一在台灣接地氣、又懂中國的創投。」因此金庫資本可做的事情很多空間也無限大,「印度、東南亞加中國電動機車市場高達六成,東南亞和印度的新創雖然學中國卻看不起中國,而台灣就具備最佳且微妙的地位。」而金庫資本投入印度和東南亞,並沒有侵門踏戶,而是投資既有的企業,這就可以避開保護主義,並在未來能在這些市場見到Power by KYMCO。至於印度22KYMCO的誕生,原本HERO電動車事業部有意和KYMCO合作,卻礙於HERO內部規定必須控股,又看上iONEX可幫助22 MOTORS成長,因此才在HERO的牽線下進入印度市場。」他說。

目前金庫資本的戰略是以台灣為基地、放眼全世界,至於如何選擇投資標的,丁學文認為只要資質不錯、具備前瞻性、未來性、與更能永續經營的新創公司,都在投資的射程範圍內,當然更重要的一點,絕對不能是能言善道的「騙子」,因為這絕對是丁學文心中的紅線。

***本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公司立場***